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

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

一位单身女性因为「咖啡因忧郁症」来找我谘商。这个名词由 Kakao Talk、Facebook 和Instagram 的第一个字组合而成,指的是由社群网路引起的不安现象。

「看脸书的时候滑到朋友的婚纱照。就想到我恋爱谈了七年,连婚都还没订,朋友还不到一年就举办婚礼了。每次都这样,至少想赢她一次的……看着朋友的婚纱照,心里某个角落却想着『又来了』。」

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

「又来了」这句话里,充满着失落的重量。如果幸福和不幸是交错而来也就罢了,但幸福的人好像总是很幸福,而不幸的人却好像只会一直不幸下去。至少看社群媒体的时候不得不这样认为。明明知道那些都是跟现实天差地远的展示用幸福,但别人看似完美的样子,还是让我们自己缩得越来越小。

惠善的朋友为什幺是用脸书通知结婚消息呢?一般来说,如果是很熟的朋友,应该会打电话或者直接见面告知。选择用社群媒体的原因,大概是因为她把自己的结婚当成是一场表演,必须要有观众,这场演出才有意义。她为什幺不能单纯品味自己一生中最灿烂的瞬间,却要把它变成一场舞台上的表演呢?

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

这样的人在一天二十四小时中,只有这时最幸福了。他们唯有得到外界的反应,才能够感受存在感和幸福。这种状态,就像被关在名为「外人的眼光」的牢笼里一样。

《纽约客》(The New Yorker)杂誌社有个工作叫「事实查核员」(Fact Checker),工作内容是调查新闻是否符合事实,但在刊登出来的新闻中不会找到他们的名字。大卫.茨威格(David Zweig)在他的书《隐系人类》(Invisibles)中,把这种藏在社会中各个角落的人定义为「透明人」。

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

他在书中写道:「透明人并不是靠别人的认可得到外在的补偿,而是从工作本身的价值,去创造内在的动机。」

这些透明人,比起获得组织内某个人的讚美或认可,反而对于当一个「安静的英雄」更引以为傲。

不够耀眼也没关係

因为朋友结婚而感到忧郁的惠善,在距离那次谘商谈话后的一年后,也传来了结婚的消息。

有趣的是,即将成为新娘的她变得非常开朗并且幸福。她并没有想要办个比朋友更盛大的结婚典礼,反而正好相反。

她的电子喜帖上写道:「院长,我以前总是在看着朋友的院子,连自己家里有什幺都搞不清楚。但我现在懂得要把看向朋友的视线转回自己身上了,这是结婚送给我的礼物。」曾经身为她的主治医生,这一刻让我感到非常幸福又充满成就感。

我们生活在一个可见的(Visible)时代,人们把一切都投注在表面的外貌和角色上。愚蠢的是,人类比起专注于自己拥有的,更想要透过跟别人比较来确认自我的存在;比起自己的本质,更倚赖自己在别人眼中映照出的样子。

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

人们常常以为大人比小孩成熟,事实上却完全不是这样。只是年岁徒增而已,绝非变得比较成熟。想要变得成熟,就必须让真正的「成长」发生才行。

我们到底要在没有「自己」,只有「别人」的成长上拚命到什幺时候?学历、外表、钱,一旦陷入了比较的无底洞,就只能一直不幸下去。

年纪越大,我们就应该变得比从前更聪慧、更坚强才对。不跟别人比较,即使只有自己,也可以一个人幸福才行。只要能够认同自己,人生就不会再空虚了。不要比较后的相对成长,而是要重回自我,专注于自己特有的价值,获得绝对的成长。要成为不被环境摆布,可以用自己的步调前进的人。

本文摘自《拥抱年龄焦虑:不安,其实是推动自己成长的力量》一书。

无需不安而比较,每个人本就是一颗颗闪烁星星拥抱年龄焦虑:不安,其实是推动自己成长的力量
    作者:韩星姬한성희译者:徐小为出版社:采实文化出版日期:2019/05/02读册生活购书

    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